城市经济实力比拼 广州实现GDP2.36万亿

城镇化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省会(包括自治区首府)城市作为所在省域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医疗、交通等各个领域的中心,也是城镇化过程中,人口流入的主要方向。

那么各大省会城市的经济实力如何?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各省会城市的GDP、人均收入、高新企业数量、首位度等多个指标进行梳理后发现,目前共有7个省会进入GDP万亿俱乐部,还有四个省会成为万亿城市后备军;在城镇居民人均收入方面,杭州、广州和南京位居前三;广州、杭州和南京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位居前三。

需要说明的是,个别城市相关数据没有发布,比如西宁未公布2019年GDP数据,因此也没有纳入统计。

广州领衔7省会GDP过万亿

当前,GDP总量仍是衡量一座城市综合实力和城市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指标。数据显示,2019年,省会城市GDP总量前十名分别是广州、成都、武汉、杭州、南京、郑州、长沙、济南、合肥和福州,其中前七名均超过万亿元大关。

广州作为第一经济大省广东的省会,也是四大一线城市之一,尽管目前经济总量面临被重庆赶超退至全国第五的局面,但在省会城市中,广州的领先优势仍十分明显。去年广州实现GDP2.36万亿,领先第二名成都6616亿元。

成都和武汉这两个中西部的大区中心城市位居二、三位。这两城高教力量雄厚,近年来高新产业发展都十分突出。以成都为例,2019年年末共有高新技术企业4149家,比上年新增1036家,增长33.3%;实现高新技术产业营业收入9471.8亿元,增长10.8%。

来自长三角的杭州和南京位居第四、五位,两城的GDP总量均超过1.4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成都、武汉、杭州、南京这四个城市是目前众多二线城市中的龙头城市,也均为特大城市,并且全部位于长江经济带。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整个长江经济带土地资源、水资源、气候资源都很好,宜居宜业。同时,这几个城市都有计划经济时代沉淀下来的教育、企业等资源。比如杭州一方面拥有浙大这样的顶级名校,又毗邻上海,通过与上海错位发展,也获得了很好的发展资源,另外浙江民营经济十分发达,而民营经济是创新的主体。

省会城市中还有四个城市的GDP超过了9000亿元大关,成为GDP万亿城市的后备军,分别是济南、合肥、福州和西安。

其余省会城市则与“万亿大关”有不小的距离。其中昆明和沈阳处于6000亿元梯队,长春、石家庄、南昌、哈尔滨处于5000亿元梯队,南宁、贵阳和太原处于4000亿元梯队。与二线龙头城市以及二线中坚城市相比,这些城市的经济实力存在明显差距,未来亟须迎头赶上。

南京人均GDP超广州

从人均GDP来看,在26个省会城市中(西宁数据暂无)共有23个城市超过了70892元的全国平均水平,说明省会城市整体经济发展水平较高。

有11个城市人均GDP超过10万元大关,分别是南京、广州、杭州、武汉、长沙、福州、合肥、郑州、济南、成都和南昌,主要来自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其中,南京以165681元超过广州,位居榜首。

有三个省会城市的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分别是石家庄、哈尔滨和南宁。这三个省会所在的省域均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整体城镇化率不高。石家庄和哈尔滨下辖县市较多,虽然人口超过1000万,但相当大一部分是来自下辖县市。可见城镇化水平的高低,对人均GDP的影响比较大。

如果只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7个省会城市中,位居前三的分别是杭州、广州和南京,都超过了6.4万元,遥遥领先其他城市,这三个城市也是直辖市以外经济最发达的省份的省会。

人均可支配收入第四的省会是中部地区的长沙,达到了5.5万元,长沙也成为中西部地区人均收入最高的省会城市。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长沙也是近十年来30多个主要一二线城市中,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之一,主要是依靠其强劲的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带动。这些年,长沙主打产业装备制造业、文化产业、医药、汽车。以装备制造业为例,长沙涌现出了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等企业。

哪些城市综合实力更强

外贸进出口数据是反映城市经济外向度的重要指标。数据显示,有10个省会城市2019年外贸进出口总额超过了2000亿元,分别是广州、成都、杭州、南京、郑州、西安、福州、武汉、合肥和长沙。这些城市均为GDP万亿城市或者准万亿城市。

其中,有5个城市外贸进出口超过4000亿元,领头羊广州已经接近万亿。位居第二的是来自西部的成都,达到了5822亿元。成都2019年统计公报显示,全面贯彻落实“四向拓展、全域开放”战略部署,高水平打造国际门户枢纽城市。开通国际(地区)航线126条,其中定期直飞航线73条,新开通15条,航线规模位列全国第四,中西部第一。

不止是成都,郑州、武汉、西安、合肥、长沙这几个中西部的强省会目前都已经逐渐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东部的土地、劳动力等综合成本已经较高,很多沿海产业加速向中西部城市转移。包括成都、郑州等中西部强省会是交通枢纽、区域中心,吸引了大量外向型企业和大型外企布局。

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或者叫“资金总量”,是一个地区或者城市经济运行的结果,是经济活力的体现。数据显示,到2019年底,有8个省会的资金总量超过了2万亿元,分别是广州、杭州、成都、南京、武汉、郑州、西安和长沙。这些城市也主要是GDP万亿俱乐部城市。其中,广州以5.9万亿元稳居榜首,不过其与北上深的差距不小。

国家级高新企业数量是衡量一个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指标。省会城市是所在省域的教育、文化中心,高校云集,科研实力强,因此省会城市也往往是所在省域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高地。数据显示,到2019年有10个省会城市高企数量超过2000家,其中有5个城市超过了4000家,分别是广州、杭州、南京、武汉和成都,也是当前产业竞争力最强的5个省会城市。

哪些城市急需提升首位度?

近年来,各大省会都在努力提高自身的中心度与首位度(经济总量占所在省份的比重)。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有10个省份的首位度超过了30%,分别是银川、长春、西宁、哈尔滨、成都、拉萨、西安、武汉、兰州和海口,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和东北。其中银川的占比最高,达到50.6%;济南最低,只有13.3%。

西部的农村地区客观条件比较差,在城镇化过程中,省会是最主要的平台,因此省会占比高;成都、西安和武汉这几个大区中心城市,教育、医疗、产业等各种要素集聚度很高,形成的规模效应大;在东北地区,由于大多数普通地级市的产业结构较为单一,近年来下行压力较大,在这种情况下,省会城市占比也会更加突出。

首位度的高低,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省会城市对全省的带动力,当然这个占比并不是越高就越好。如前所述,一些西部省份由于自然条件所限,全省的经济总量较小,省会城市即便占比高,经济总量也不会太大;而东部一些省份,省域内人口和经济发展较为均衡,省会城市虽然占比不高,但规模仍比较大,同时由于这些省份存在双中心或者多中心,因此整体上中心城市的带动力和服务作用仍很强。

相比东部沿海地区,中西部主要是单中心模式,即省会城市是所在省域的单极核心城市。因此,省会城市强不强往往影响着所在省域的产业发展层次、产业竞争力和全省对人才等的吸引力。

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彭智敏认为,中西部进入到工业化后期之前,区域经济发展需要一个增长极,以增长极带动周边区域的发展。

因此,对中西部地区一些省域人口较多的省份来说,如果省会城市不突出,在很大程度上也制约了全省经济的发展。从首位度来看,在中西部地区,呼和浩特、南宁、南昌、郑州、太原这几个城市的首位度都不高,其中呼和浩特这一比例只有16.2%,南宁为21.2%,南昌为22.6%

南昌和南宁尤为引人关注,这两个城市所在省域的总人口均不少,但这两个城市的“存在感”均比较弱。在长江中游四个省会城市中,南昌是存在感最低的一个,离GDP万亿俱乐部大关也有较大的距离。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南昌的带动能力较弱,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江西的发展。“南昌是江西的龙头,龙头起不来,其他地方怎么起来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